当前位置: 首页 > 山野文学  > 山野风

唐蕃路上的婚纱照

2017-11-29 16:29:44 人评论

写在文前:公元640年,久慕大唐的松赞干布派遣大相禄东赞前往长安请婚,唐太宗将文成公主远嫁吐蕃。为促进汉藏融合,边疆和平,文成公主携释迦牟尼十二岁等身像从长安出发,历尽艰险,终与松赞干布相会,成就了一段流传千载的雪域情缘,谱写了一部吟唱千古的汉藏史诗。一千三百多年后,一个女孩踏着文成公主的足迹又来到这片雪原,她是谁?她从何来?她为何来?这就是我要分享的,他们的故事。

2014年8月6日黄昏 纳木错 海拔4600米

照片上的姑娘名叫喻莹,拥抱着她的就是她此次进藏要“寻”的新婚丈夫万川。小川是我院青年地质队员,自2010年进藏工作,至今已是第五个年头。因为工作原因,他们订好的婚纱照总也拍不上,小川索性跟妻子说,“芋头,你过来西藏吧!唐蕃路上处处是风景,我们在这拍婚纱照吧。”

“臭卷毛,你是在西藏耶,我要插上翅膀才能飞过去吧……”

“芋头”和“卷毛”是他们之间的昵称,小川挠挠头嘿嘿一笑,像往常一样恋恋不舍的收线,躺在采买物资返程的车上他幸福的想着,想他的芋头和他们的“八年抗战”。

  “郎骑竹马来,绕床弄青梅。”说到两人的相识,还真有命中注定的感觉。他俩是小学同学,一个白衣白裙扎俩小辫儿,一个调皮捣蛋抓毛虫吓人。小学毕业后两人再也没见过面,直到六年后……

那是高中毕业的暑假,在小学同学的聚会上:

“芋头!”

小莹愣了愣神,看了又看“小川?”

再一聊发现两人即将入读的大学都在抚州,一个东华理工大学,一个南昌医学院。此时的芋头已经是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,小川178cm高大帅气,站在娇小的芋头身边很是登对,在同学们的起哄声中他们还真就开始了恋爱,那是彼此的初恋。

“大学阶段,小打小闹也就这么过完了。”如果没有后来的经历,小川大概会觉得这就是最难忘的记忆了,可是后来实在太“精彩”了!

  2009年成绩优秀的小川很快找到了工作——江西省地质调查研究院,学习整形外科的芋头也在杭州找到一份见习医生的职位。两人都很高兴,虽然暂时要分开,但学好本事就可以稳定下来了。小川一进单位被分配在省内跑野外,还好,虽然一个在南昌一个在杭州,但是通信方便,动车也方便,即使不能天天见面,煲个电话粥也挺幸福的,爱得痴缠的两个人,有时候一打就是三四个小时,那时候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。

  可没成想,2010年6月小川上了西藏,没想到在21世纪居然去了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工作,住帐篷,没水没电没信号。突然间两个人就这么隔绝开了。习惯了每天联系,嘘寒问暖,突然凭空消失。一个月一个电话,或者更久,相思之苦啃噬着两颗年轻的心。小川一有机会出来采购,往往一个电话从晚上9点打到次日8点,手机打的发烫也感觉不到,然后回去的10个小时车程刚好补眠。但采买的机会毕竟不多,有时候赶上有任务在身,小川也出不来,时间久了,矛盾开始出现。“其实,我理解她,她一个人在外头遇到困难,委屈、无助,积累多了抱怨抱怨我,很正常。”最心酸的抱怨就是“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总不在身边,你知道那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感觉有多难过多无助吗?”小川总是无言以对。一个项目开启,短则三年,长则十载,无法估计。当芋头终于意识到小川也许要一直留在西藏,她提出了分手。

“2011年,野外作业才进行到一半,芋头因为我的工作性质提出分手,从前通宵的电话,那天只打了三分钟,她挂了电话、关了机,我根本找不到她,回工区的路上还真没流泪,不是不伤心,是压根没缓过来,五年了,恋爱五年的两个人怎么可能说分手就分手了呢?那段时间除了难过还是难过,落寞、迷茫,却又无计可施。从西藏回来,我到处找她,想方设法要把她追回来,因为不忍心,又复合。分手闹了好几回,反反复复就到了2012年3月。”

这年是项目第三年,5月份又要去西藏了,知道这个消息,芋头什么也没说,却铁了心的要分手,小川问为什么要这样?她失控的大发脾气说再也不要过这种没盼头的日子了,然后就躲起来了,整整两个月,留下小川行尸走肉一般。这一次,小川没有去追,连他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,也许是他真的理解了她,也许是心疼她。他俩都是89年出生的,小川还大她半岁,但总是她像姐姐一样包容、照顾他,他说要去西藏,让她等,她等了三年,她问“还得多久?”他无法回答。他也不愿看她枯萎了青春,守老了年华,或许自己放手了,她会遇到一个爱她的人,与她执手相看,静候花开。当初牵手是因为爱,放手同样是因为爱。分别是平静的,伤痛却令人窒息。小川偶尔会想起那一年,他发水痘,芋头来照顾他,怕传染她让她走,她就立马抱住小川说,“抱过了,要传染也就传染了”,她衣不解带照顾了小川三天三夜,小川说,“那时的我真的非常确定,她是这个世界上永远不会抛弃我的人,可残酷的现实依然让我们渐行渐远,终于还是拜拜了。”说来也怪,也许是情缘深种,月老不弃,两个月后,一双准备告别的旧日情侣竟又奇迹般的复合了!

结婚没有什么契机,2012年那次分手失败后,芋头对小川也没了办法,麻木了也认命了,反正怎么分手都不成功。今年是他们恋爱第八年,小川说,“八年抗战都结束了,我们也该胜利了吧,就去打证吧!”

芋头姑娘不置可否,径自走在前面,小川追过去“你这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啊?”

“钻戒呢?有玫瑰吗?跟个电线杆子似的杵在那,算哪门子的求婚呐!”空旷的街道上,留下两个年轻人追逐的身影和欢声笑语。2014年2月13日,他们花了九块钱上民政局扯了结婚证!

  想到这,小川笑了,翻了个身睡着了。

一个礼拜后的一天,安多工作站转来一个电话,“卷毛,我在飞机场,准备飞拉萨!你不是说唐蕃路上处处是风景吗?这一次我听你的。”

这头小川彻底傻了,等回过神来忙不迭问,“真的假的,你可别逗我!”

“我问过了,你们一礼拜后收队,我们拍完婚纱照正好随大部队回家。”

这回小川信了,“那,那我去接你呀!”

“我直飞拉萨,到了就坐大巴到你们的后勤站等你。”

……

那一夜,小川几乎没合眼,干裂的嘴角咧得高高的,咧出了血也没察觉,“我家芋头一点不娇气,瞧瞧!”

拍照那天的经历,小川最是难忘:他请了一天假赶去拉萨城,在安多后勤站见到了芋头,当看到脸色比纸还白、嘴唇青紫的她,有说不出的心疼。当晚他们就睡在后勤站,次日早上5点起床,因为安排的线路是从拉萨——纳木错,全程250公里,平均海拔4600米,沿途拍摄。他们选了三套衣服:有藏族姑娘大婚的洁白礼服,有传统的蓬式婚纱,还有一套紫红色露肩短裙。在庄严肃穆的布达拉宫,她身着洁白藏裙、头戴裘帽、长长的头发被编成无数发辫、脚登马靴、腰上系着藏族象征吉祥的腰带、裙摆上的金黄穗子被风吹起。“这哪里还是芋头,活脱脱一位藏族公主。她盈盈望向我‘好看吗?这帽子可真暖和。’我这才意识到她的衣服是短袖,忙让摄影师赶紧拍!我们转过了经筒,芋头很虔诚的样子,我不知道她许了什么愿。继续往前走,海拔越来越高,一路颠簸连我这“老队员”都有些不适,再看她,闭着眼趴在膝盖上,一动不动。到了纳木错河,换上婚纱,摄影师让她用双手扬起头纱,芋头已经有些举不动了,试了好几次,总算拍下了一张。不能再往前了,她已经到极限了,我们最后一套礼服就选在长满芨芨草的路旁,那也是我们踏勘最常见的景色,当她穿着高跟鞋踏上这片土地,我的眼睛湿润了。

  “我真的没想到这些年你们工作的地方是这样。”芋头突然对我说。我默然,用力抱了抱她。

  “那天凌晨1点半才回到拉萨,一到拉萨她就发低烧,退烧药一直没断过,那趟婚纱之旅蛮心疼也蛮感谢她的。有种以前家属大老远来探亲的感觉有木有!很幸福!”小川打过来这一行字,我仿佛看到他挠着一头自来卷,冲我憨憨的笑,而我,也含泪笑了。

  当年文成公主斩断万千离愁,摔碎日光宝镜,是为了和亲卫国,也是为了给西藏带去文明之光;今天新娘小莹何尝不是,为了追随爱人逐梦的足迹一路相伴,为了爱,她孤身进藏。在这个靠近太阳的地方,只有满天星斗陪伴着我们的地质队员,他们心里也有爱、也有家、更有牵挂。我想那么多个分别的日子,那么多个辗转难眠的夜晚,他们一定也有很多话想对我们的地质妻子们说,却终究没有说出口。

正如小川想带芋头重走唐蕃之路,也许他想说:

  “我想在唐古拉山口和你定下永世之约;

我想让纳木错河流为我作证此生不渝;

我想还我在五色旌旗下向山神许的愿;

我曾无数次走在踏勘的路上,幻想你会在哪个路口等着我;

当你穿着雪域嫁衣向我走来,我想牵着你走上布达拉宫一如千百年前那一对传世夫妻。

而他说出口的只是一句,“芋头,谢谢你。”这就是《唐蕃路上的婚纱照》背后的故事,这也是千千万万地质夫妻的缩影。

 

  后记:这组婚纱照,是在同事万川的空间里看到的。初看觉着新鲜,一是寻思这小子西藏没待够,连婚照也走藏族风;二是感叹当下婚纱摄影还真是高端,这背景够逼真的。留言道声“恭喜”顺便夸赞他这景儿跟实景似的。他立马回我“这就是实景,我们真就在西藏拍的!”我哑然,缓过神立即拍手笑道“有新闻!”于是道喜变成聊天,聊天变成采访,一个小时后,当我了解了这组照片的形成和它背后的故事就再也笑不出来了,重新翻看一遍,竟然落下泪来。经过十多天的整理,几易其稿,终于完成了这篇纪实通讯——《唐蕃路上的婚纱照》。


(作者:江燕)

上一篇:绿叶梦 我的中国梦

下一篇:西 姆

相关资源

    暂无相关数据...